某某XXXX有限公司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国学经典

返回列表
陈柱和“十万卷楼”
发表时间:2016-03-01     阅读次数:218     字体:【

●覃畗鑫

书与酒是陈柱的至爱,从古至今,藏书最多的北流人恐怕要算陈柱了。陈柱的藏书楼称“十万卷楼”,早年,“补白大王”郑逸梅曾去过十万卷楼拜访陈柱,后来他的回忆是这样说的:“陈柱住在上海辣斐德路的辣斐坊,一座半中半西的楼房,标着‘十万卷楼’,是南海康有为题的匾额。”逸梅去拜访,“和他老人家倾谈了两小时,吐属渊博,令人如坐春风,迄今犹留印象。所谓十万卷楼的确册帙琳琅,不啻杜家之库,曹氏之仓,左图右史,晨夕披览,虽寒暑不辍。”陈柱的夫人杨静玄,每年四季为他晒书,以免霉烂虫蛀。她常常笑着对人说:“人家曝谷我曝书,人家数钱我数书。”陈柱听了,为之色喜。

十万卷楼的藏书,经过一再劫难,大多已不知去向。陈柱老家尚德堂所藏书画,土改时已被运到广西图书馆充公。如果此说属实,当为天大幸事。为什么尚德堂的书画得以幸存呢,因为土改时,北流土改的领导人是陈一百的学生,识得贵宝。一百,柱翁长公子也。

陈柱那么多藏书从哪里来呢,是用节约下来的钱购置的。他除了在交大任职外,还在几间大学兼课,加上稿费,收入也就不少了。除了基本生活必需的开支及子女的教育费外,收入便用来买书了。他有个观点:“积钱不如积书,钱有尽时,书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财富。”由此看来他买书的目的是用书。他的长诗《买书歌》写道:“柱尊好书如美女,一顾不惜千金予。春申日暮书肆中,忘食废寝不知苦。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如玉女。鄙哉斯乃俗夫言,仆之所好岂其伍。窃维国于地之上,恰似人生天之下。人生惟求血气充,国强要赖精气聚。哀哉近世轻薄徒,竟乃数典而忘祖。四史三通是何物,六经百氏弃如土。或谓孔教不足宗,或谓古道无足语。既似操戈而杀父,又如开门以进虎。仆也自愧固不才,如此轻薄实不与。述而不作吾岂敢,温故知新窃所许。那知饿死填沟壑,但合铿锵诵庭宇。下笔欲与嵩华敌,狂歌时有星辰吐。不作宁戚饭牛歌,肯学樊迟小人圃。大而无当世所嘲,贫也非病安足数。有酒亟须自斟酌,有书亟应长购取。渐与今人相越秦,乃与古哲同肺腑。千金散尽何时来,万古图书自今古。”可以把这首诗看作陈柱的读书宣言,不惜千金买书,是因为书可以传之久远。他每天早起读书,利用晚餐时间从容向子女讲述读书之乐,晚餐要吃两小时,一边与长女松英慢慢饮花雕酒,一边与众子女聊天,讨论学问。陈柱说:“人有了学问,就如车子有了车轮,如果不读书,就好像愚昧的禽兽了。”他对南齐人臧荣绪每当庚子日在中庭拜经的往事,津津乐道。他说在病中读书,时间最宽裕,不像无病时车马交错。

陈柱有勤苦三层读书法:首先是思辨,善于汲取和质疑;其次是要重视考证,不凭空乱说;三是要校订,因为古书流传久了,会有不少窜错。还有所谓五步法:阅读、探索、深涉、研究、贯通,这五步循序渐进,环环紧扣,最后融会贯通,就把学问做成了。


 
上一篇:两张52载结婚证引起的记忆
下一篇: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
返回顶部